物流服务/Project当前位置:主页 > 中文网站 > 服务项目/Project > 物流服务/Project >

产业结构调控效果遭质疑 政府应扮演何种角色?

时间:2018-01-25 22:05 作者:dede58.com 点击:

基本问题没解决,越调越糟糕。”前不久,在某论坛上谈及当下热议的产能过剩问题时,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如此评价政府的表现。这一观点引发了舆论广泛关注。

目前,产业政策的问题也是经济学界热议的话题,其直接原因是已来到了产业升级的十字路口,何去何从关乎经济的未来。传统产业大范围的产能过剩,并且长期处于产业链和价值链的低端,缺乏竞争力,这些产业结构性的问题已成为经济健康发展的障碍,对产业结构的调整迫在眉睫。

问题在于,政府在产业结构调整中应扮演何种角色?如何评价以往产业政策的效果?在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阶段成为“过去式”之后,能否通过刺激消费促进产业升级?

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主任芮明杰看来,政府的角色是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,通过市场与企业的互动自身完成产业升级,这就是发达国家的政府并不在产业政策上着力,但又拥有较好产业结构的原因。他还提醒,必须走上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道路,但大陆城市过高的房价严重伤害了消费者的消费能力,因而有可能耽误产业升级。

芮明杰 行政调整产业效果不佳

:你曾经把2011年定为产业结构调整的元年,但实际上在这之前,政府就已经提出调整产业结构了。

芮明杰:产业结构问题是经济长期存在的问题,只不过是随着经济变化,有时候显得轻一些,有时候显得严重一些。我把2011年定为是产业结构调整的元年,并不是说在这之前没有产业结构问题,也不是说政府没有做产业调整的努力,而是说从2011年开始,政府真正下定了决心来调整产业结构,因为再不调整就可能会出问题了。

这个时间节点为什么是2011年呢?因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后,经济受到了很大冲击。为了应对这种情况,从2009年开始,政府拿出了“4万亿”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出台振兴十大产业的政策。这些政策以及“4万亿”的投资在短期内取得了效果,避免了经济的下滑,但从长期来看,它也导致了一个严重后果,就是增加了很多传统产业的产能。在两年后地2011年,这种后果比较严重地显示出来了,几乎所有的传统产业,如钢铁、煤炭、造船、玻璃、光伏等产业,都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。这不仅影响了这些传统产业本身的发展,而且对整个的资源配置和经济发展都有不利影响。在这个时候,政府终于意识到,再不调整产业结构,经济就很难健康发展了。

2011年之后,政府每一年都会强调“稳增长”和“调结构”。但最近几年来,的GDP在持续下降,要“稳增长”并不容易。当然,可以将此归罪于全球经济不景气。但事实是,这是因为经济发展自有其规律——改革开放以来,电视剧等你一万年,经济快速增长了三十多年,到现在已经进入了工业化后期时代,工业化后期是服务经济时代,主要是对消费者与生产者服务来推动经济增长,经济增速放缓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简单地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行不通了。这时候,唯一能做的,就是调整经济增长模式,调整产业结构,但调整了这么多年,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。经济增长模式仍在转变过程中,产业结构问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。

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,中央政府在去年提出供给侧结构改革。但供给侧结构改革其实就是从供给角度进行产业结构调整,只是表达上有所不同而已。因为产业生产产品和提供服务,就是供给。供给侧结构改革目前的具体措施是“三去一降一补”——去产能、去杠杆、去库存、降成本、补短板,它们所对应的都是产业结构的调整。

:政府用行政力量来调整产能结构,可行吗?

芮明杰:前几年,政府采取的策略是制定一些政策,希望通过市场实现产业结构升级。但实践证明,效果不佳,嗜血狼鹰,到现在也没办法调整过来。所以,政府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改革的说法,动用了更大的行政力量,采取了更严厉的措施,规定各省都要完成“三去一降一补”的任务。但效果怎么样呢?从2016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,很多去产能和结构调整的任务没有完成,比如,钢铁和煤矿行业去产能的任务只完成了30%多。所以,产业的结构性问题依然非常严重。

:具体而言,政府调控失效的原因是什么?

芮明杰:第一,多数落后产能的企业不愿意破产,总是想要苦苦挣扎。

第二,在地方财政分灶吃饭的情况下,没有一个地方政府愿意砍掉辖区内落后的产能,因为这不但意味着GDP要下降,还可能会导致大量人员失业的问题,处理不好还可能会影响稳定。这样的结果,肯定是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的。因而,地方政府总是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救助生产落后产能的企业,甚至还幻想过一段时间市场就会好起来。所谓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,地方政府正在和中央博弈。

让市场真正发挥作用

:根据你的研究,政府在产业结构调整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?

芮明杰:我不太主张用行政的办法来调整产业结构。产业结构的调整,应通过市场机制自身的调整来完成。在经济发达的国家,他们的政府报告里从来不会有“结构调整”这类话语,他们的政府基本上不关心产业结构这件事。为什么呢?以美国为例,其产业结构一直是相当不错的,很多产业都处于全球领先地位,这是因为美国有完善的市场体制,通过市场公平竞争,企业就要创新就要调整,从宏观上看,这就会导致产业结构转型升级,而不需要政府做什么。

当然,跟美国不一样,因为过去的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政府在投资方面的推动。如果政府完全放手,让企业在市场上通过自由竞争,实现优胜劣汰,这可不可以呢?我认为是可以的。只不过因为的产业结构问题较为严重,会有一个较大的阵痛,比如,会导致一些企业破产,但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。

无论如何,在的国情下,政府最好只制定一些引导性的政策,把具体的调节工作交给市场去完成。

:这不就是政府在提出“供给侧改革”之前做的工作吗?但实践证明没有什么效果。

芮明杰:前几年效果不佳,直接原因是没有真正让市场机制很好地发挥作用。的市场是一个所谓的分割性市场,各个行政区把本应是完整的市场分割成了一块一块的,在财政分灶吃饭的条件下,各地区产业结构的雷同早就不是一个秘密,而且始终难以解决。这样的状态不利于统一的市场机制发挥,不利于新兴战略性产业、新型产业体系的健康形成与发展,这样的分割性市场也很难发挥调节产业结构的作用。但这个问题,可以通过区域一体化来解决。

政府在做引导性政策的时候,必须要确保让市场机制真正发挥它的作用。试想一下,如果没有市场机制,怎么能界定什么是落后产能?又怎么能决定哪家企业该被淘汰呢,革命团偷走的东西?难道应该靠政府来界定吗?显然不是。最好的办法,是让企业在市场上自由竞争,让消费者来决定。比如,钢铁产业,好的产能,在全球范围内有竞争力的产能,完全可以通过市场竞争被甄别出来,而竞争的结果就是优胜劣汰。政府只需要从大的方面制定一些提高竞争力的产业政策、维持公平市场竞争的政策,就可以引导这些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和创新来去除落后产能,实现产品和产业的升级。

一定要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,这非常重要。因为如果通过行政命令来去产能,一刀砍下去,很有可能把优势产能都砍掉了,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。

:关键在于怎样让市场真正发挥作用,这需要改变地方政府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?

芮明杰:不仅仅是改革财税体制,还应改变地方政府的职能。在目前的体制下,地方政府的第一职能是发展经济,但地方政府更应把精力放在的发展上,满足民生和公共服务的需求。至于发展经济,放手交给市场和企业就可以了,政府只需要维持良好的投资环境、维护市场公平竞争就行了。

:有人可能会担心,如果地方政府不抓经济的话,那地方经济可能会衰退。甚至像张五常这样的经济学家,还把经济的发展归结为县域竞争。

芮明杰:问题是,地方政府抓经济,就能抓好吗,重庆论坛吧?经济发展本身是有其自身规律的,并不会因为地方政府抓一抓,就变得更好。如果这样的话,早就是发达国家了,地震中的父与子朗读。相反,应该注意到,有些地方的经济本来有不错的基础,txt电子书下载网站,但被地方政府“抓来抓去”,现在已经发展得很差了,东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政府应该做的,是在制度上塑造一个好的投资环境,保证企业能够按照市场规则来公平竞争,它只应是市场规则的监督者。

:现在考核地方政府最重要的指标就是GDP,这是不是需要做一些相应的调整?有比这更好的考核方式吗?

芮明杰:实际上中央已经强调很长时间了,对地方政府的考核不再以GDP为准,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。要说比考核GDP更好的考核方式,就是以发展和民生发展考核为主。如果非要在经济方面进行考核,那就从投资环境来评价一个地方政府做得好不好。如果地方政府能够保证当地有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,自然就会有人来投资,经济自然会得到发展。否则,投资环境很差,谁敢去投资呢?如果政府这样想问题就对了。

高房价阻碍产业升级

:投资、消费和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。现在很多人都寄希望于通过扩大内需来促进产业升级,这条路在走得通吗?林毅夫认为产能过剩的领域主要是钢铁、水泥、玻璃等行业,不可能通过扩大消费来去产能。若按照这种逻辑,去产能还得走上投资拉动的老路上来。

芮明杰:经济未来的发展模式,应该以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,这样的经济才是健康的。但也不能说过去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是错误的,因为以前处于工业化初期,各种硬件条件和软件环境都很差,在这样的条件下,通过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,甚至包括整治环境,这不仅起到了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,还给未来经济的发展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。但是,基础设施的建设总会饱和的,比如,交通、码头、机场、高速公路这类基础设施,总不能无限制地建下去。所以,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%E

相关的主题文章: